传奇双槐树

发布日期:2020-09-02    信息来源:  浏览人数:830

灵城北关外五里远,馍馍山西南(今北山)有庄名大李家。一条要冲南至来璧门,北通五女井、十里店。庄户几十均集中路西而居,路东有两棵古槐,传是罗成栓马、秦琼挂锏处。虽正野无考,但笔者确实亲睹风釆。1965年笔者正值顽皮之龄,禁不住同伴口吐莲花,竟第一次逃学踏青。那两棵树立于路东,南北相距十步,枝繁叶茂,华盖如伞,蔚为壮观。奇的是树干丈余,木质尽弃,仅剩皮壳,若从底下树洞钻入可抵树杈。她们历尽沧桑,依旧峥嵘。北树南倾,南树北傍。枝杈交织,相扶相拥。像是一对恋人作揖山盟,又似举案齐眉的夫妻一任时光浸润。久而久之,“双槐树”变成了这个村庄的地标,一提起“双槐树”,大家会不约而同的想到她所在的村庄。树北数丈有一路东北上岗,形成三叉口,那是驻灵部队唯一的进山通道。路边是荣誉军人崔老家,笔者自幼崇拜功臣,故敬他为“山神爷”。

双槐树有个美丽的别称叫“同心树”,她有许多故事,传老人生病、幼童受惊、妇人不孕、夫妻不和,给“树神”上香送钱立马见效。但非夜半秘行,方才灵验。听起来徒增几分神秘,实则破除迷信后人们不敢明目张胆。往往一把火纸扔进树洞,拔腿隐去,任其自燃自灭,弄得狼烟突兀。而晨起人见树梢冒烟,以为树神显灵,避远而敬之。这一讹传讹,倒叫人敬畏有加。记不清具体年月,有一回山上哨兵见双槐树上有光束时断时续,怱暗怱明。被阶级斗争崩紧弦的哨兵报告说发现美蒋特务正用手电联络飞机,一队士兵扑来包围双槐树,指挥员命令只围不攻,要活捉敌特。还调动灵城镇民兵助战。直到天亮也没见降落伞下来,发信号的特务也逃得无影无踪。南关大队民兵撤回时走在前头的队长是个秃子,胸前挎的50式冲锋枪甚是威武。当天疯传敌特漏网,极有可能潜入灵城,一时间战争阴云笼罩,颇是草木皆兵。金寨县俘获美蒋武装特务,灵璧县岂能让人逃的不知所踪?战备升级……最后还是我父亲和“山神爷”还原了真相。

1950年父亲任落涧乡长,正值新生政权初建,反匪反霸严峻时期,潜伏匪特伺机破坏,朱集乡公所就被土匪端了。惨痛教训激发令人更加警惕,区乡干部枕戈待旦,民兵们加强巡逻。有天上半夜父亲接报称山上发现敌情,有手电光亮忽闪忽闪。父亲不待区队增援,当即分兵两拨,留一队护庄,他亲率一队迎敌。结果迂回、交替掩护、匍匐接敌,折腾到下半夜才发现是徐州飞机场的探照灯。双槐树发现敌特向空联络事件后,父亲即向上级反映,又到现场会同有丰富作战经验的“山神爷”勘察。得出结论是:小山包遮挡哨兵视距,树洞火光透过浓密枝叶射向上空,哨兵警惕性可嘉,兵民协作堪夸,双槐树无辜。此事不了了。此后严禁迷信活动,双槐树终于不再受烟熏火燎之苦,但好景不长,不久,她惨遭刀斧之灾。

双槐树之所以深受人们爱戴,还因为本地大部分居民都是明初从山西迁移过来的。他们牢记祖训,永远记住那棵大槐树,和树上的喜鹊窝。明朝移民敬槐如祖,借以聊慰思乡之苦,并藉此不忘根本,又寓昂扬不屈。官方见槐树可安民心,也顺民意予以爱护,命名为国槐,足见槐树于盛世有功。(张少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