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小县灵璧究竟在哪里

发布日期:2020-08-12    信息来源:  浏览人数:2926

人们一直认为,今天安徽宿州市的灵璧县始于北宋哲宗元祐元年(公元1086年),析虹县之灵璧镇置零璧县,徽宗政和七年(公元1170年)改零璧为灵璧。但据我们考证,实际上早在秦汉之际就有一个小县曰灵壁,地在今灵璧县境内(注:秦汉时名为“壁”,宋代后为“璧”)。所以灵璧县的历史自应从秦汉之际算起,迄今已有二千二百多年。

《史记》、《汉书》都记载了秦汉间一场著名的睢水之战。《史记·项羽本纪》说:“四月,汉皆已入彭城,收其货宝美人,日置酒高会。项王乃西从萧,晨击汉军而东,至彭城,日中,大破汉军。汉军皆走,相随入谷、泗水,杀汉卒十馀万人。汉卒皆南走山,楚又追击至灵壁东睢水上。汉军却,为楚所挤,多杀,汉卒十馀万人皆入睢水,睢水为之不流。”这段文字解读即是:项羽在四月某天早晨从萧县向东北方向的彭城进攻,当时汉王军队正在城中置酒高歌。中午汉军遭到重大打击被迫逃走,楚军尾随追击到彭城东的谷水与泗水,杀汉军十余万。汉军又从泗水向南方山里逃亡,楚军继续追击到灵壁东的濉水之上。汉军害怕,又为楚军迫压,坠河十余万人,以致堵塞濉水不流。此处的灵壁,三国史家孟康说是“故小县,在彭城南”,晋人徐广也说在彭城南。但关键是,在彭城南的具体什么位置?

唐人《史记正义》引《括地志》说:“灵壁故城在徐州符离县西北九十里。 ”符离即今宿州符离镇,西北九十里相当于今天的淮北市,即汉唐时期的相城。唐以后如《太平寰宇记》、《舆地广记》、《清一统志》等,都承其说。灵壁故城在唐符离县西北90里,是古今学者的主流意见。但这是否正确呢?张守节在同一书中又说“故相城在符离县西北九十里”。这样,相城与灵壁小县城就在同一地点。于是出现问题:相城自春秋战国时期到魏晋隋唐一直存在,何以同一地点同时有两个县城?或同一地点为什么有两个名字?唐李吉甫所作《元和郡县图志》卷九“符离县”条说:“故相城在县西北九十里,盖相土旧都也。灵璧故城在县东北九十里。”唐里略小于今里,唐符离县城(今符离镇)东北90里地又且近于睢水,则这个灵壁小县只能是在今灵璧县的北部了。比对来看,张守节《史记正义》说灵壁在符离西北没有提出证据,又且与自己的另一个说法相矛盾,所言自然可疑。李吉甫是唐代著名的汉魏史地研究大家,深悉楚汉战争故实,他说相城在符离的西北,灵壁在其东北,各90里,避免了《史记正义》记述的矛盾。他的意见是否可取?综合战争进程、徐州以南地理形势,还有晋与南北朝时期的相关记载,我们认为《元和郡县图志》的说法是正确的。

首先,从睢水之战进程看,汉军“南走山”,而彭城向南至灵璧北部一带正有许多山阜。汉军南走山,彭城南今有云龙山,东南不远为吕梁山,再南就是今灵璧县北部的诸山阜。明代人编《河防一览》记载朱光道等上书:“(明)祖陵在泗州城东北,相距一十三里,坐北向南,地俱土冈。其冈西北自徐州诸山发脉,经灵璧、虹县,逶迤起伏数百里而来会,秀含灵至”,指的就是这一带的山丘高阜。今灵璧县西北夏楼镇与宿州埇桥区接近的地方有灵山,高程189米,与徐州相距数十里,其南更多矮一些的山阜,迤逦而东南,最南的山去睢水数公里。汉军自泗水南走的山当然只能是这些山阜。而相县在徐州和萧县的西南,楚军自萧县向东来攻,汉军从徐州的东边再逃向其西南方向的相城而曰“南走山”,显然不可能。

其次,由《史记》“彭城灵壁东”知,灵壁属于彭城郡。自王国维以来多认为是项羽把彭城定为都城后,分秦泗水郡县而设置。汉立刘交为楚王,王薛、东海、彭城三郡。景帝三年削东海郡,后又以薛置鲁国,楚国只有彭城一郡地,凡七县,这是西汉的情况。孟康说灵壁为故小县,当是项羽楚王国在徐州之南的睢水附近临时设置的。徐州东南至洨(今安徽固镇濠城集),中间一大片空地,古代长期没有县级设置,主要可能是因为当地乃低洼的湖区。 《水经》“睢水”条说睢水“又东过相县南,屈从城北东流,当萧县南,入于陂”,说明早期睢水是入注于萧县东南之大陂,而后又东出注入泗水的。 《水经注》时代其地还有很多湖泽,唐宋至明清以来这里湖泊仍很多,睢水在这一带分为多个支脉,直到今天这里的农民下地干活还叫“下湖”。湖泽之地易于谋生,项羽政权因之在此设一小县以辖之,很是自然。是以去汉未远的孟康尚知之,谓其曰“故小县”。相城与彭城之间,秦时隔着萧县,西汉时则隔着梧与扶阳两县,自然不可能再设一小县以属于彭城。今灵璧县北境去徐州几十里地,近于湖滨,说此地属于彭城也更近情理。

再次,灵壁晋时属于萧县,也说明它只能在徐州南而不是西南的相县。据《晋书·刘乔传》记载:“东海王越移檄天下,帅甲士三万,将入关迎大驾,军次于萧。乔惧,遣子佑距越于萧县之灵壁,越兵不能进。 ”这个灵壁,一般《中国历史地图集》都标在相县附近。距相县如此之近,照理该属于相县,然而《晋书》明言属于萧县而非相县。 《晋书·地理志》有沛国辖九县,分别是:相、沛、丰、竹邑、符离、杼秋、萧、洨、虹。其中萧县东南正与竹邑、洨县地相接,则处于彭城南之灵壁当然可以属于萧而不可属于相。

最后,尤其可以确证灵壁在泗水以西、彭城之南的记载是《宋书·谢灵运传》。谢灵运“奉使慰劳高祖于彭城,作《撰征赋》”。赋中有一段讲得更具体细致:“审贡牧于前说,证所作于旧徐。聆泗川之浮磬,玩夷水之蠙珠。草渐苞于炽壤,桐孤干于峄隅。慨禹迹于尚世,惠遗文于夏书。纷征迈之淹留,弥怀古于旧章。商伯文于故服,咸征名于彭殇。眺灵壁之曾峰,投吕县之迅梁。想蹈水之行歌,虽齐汩其何伤? ”谢灵运到了旧徐国之地进入泗水,向北进发,这时西边望见灵壁诸山阜层峦叠嶂,因而感伤灵壁之旁睢水之战的蹈水惨象。吕县在今天徐州南不远铜山县东,南接今灵璧县北境。谢灵运在这一段泗水之上所眺望的灵壁山峦,不可能在相城附近。因为相城远在泗水数百里之外,谢灵运不可能看到(周览)那里的层峦山峰,因此他看到的灵壁“曾峰”只能是泗水西岸不远,今灵璧县与铜山县、宿州埇桥区三地相接近并在睢水以北的诸山梁。

综上所论,楚汉战争时期之灵壁在彭城之南、符离东北,不仅魏、晋、唐人已言之,亦且合于汉军逃亡方向与地理形势,更与晋、宋人所言灵壁位置相一致。秦汉之际小县灵壁,就在今灵璧县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