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石”小考

发布日期:2020-03-10    信息来源:  浏览人数:17699

    马浩瀚 

何谓“小考”?毫不谦虚,“大考”难弄,力有不逮,幸有自知,勉为其难,不得不为,如此而已。

记不清哪一年了,去灵璧看望孙淮滨老人,听他聊起四大名石的来历,饶有趣味,但是时间久了,难免忘却。前些又想起这件事,细节明显碎片化了,顿时痛惜起来,赶紧电询孙老。孙老亦未责我疏懒,仍旧清风朗月地娓娓道来。仿佛画卷漫展,一幅幅生动活泼的图画优美地打开了一段灵璧石的往事。

既然,它是在当代刚刚发生的事实,也就没有必要做多么严肃的大考,我就把孙老对那段往事的叙述,如实地再现出来,大家权作一个故事来听吧。

孙老说灵璧石作为观赏品在当代进行大规模开采,约始于1993年之前,这个阶段,也是当代灵璧石文化迎春再发的萌芽阶段。

大约在1991年,受南京市赏石名人张学范先生邀请,孙淮滨先生赴南京市清凉山参加“中华奇石馆”开馆活动。活动由时任南京市旅游局副局长何乐全先生主持。同时参加活动的,有马文斌、刘水等赏石名家(可惜都已仙世)。

张学范先生藏石多年,以灵璧石为主,兼赏雨花石等。中华奇石馆当然也是灵璧石担纲主展,入馆两侧长廊即以大型庭院石陈列烘托,每一块灵璧石的外部形态、石花纹理、孔洞悬挂都有很强的表现力,十分引人注目、招人喜爱。馆内也大都是灵璧石,以厅堂、清供为主,每一块石头都美得吸魂夺魄,让人流连忘返。

同时,主办方筹办了一场赏石文化论坛。那个时候,此类论坛极少,所以大家兴趣较高,计百人参加,门口都挤满了人。首任奇石馆馆长张学范先生首先致辞。接着,由三位高校副教授发言,据介绍,他们一个是研究明史的专家,一个是研究古诗词的专家,一个是研究地质学的专家。他们对中华奇石馆的馆藏都给予很高赞誉,特别表达了受灵璧石之震撼而产生的美好体验。

但是,从其发言可以看出,他们没有过深地研究过灵璧石。他们表述的观点有三个方面认识,一是古代没有灵璧石,灵璧石是太湖石的分支。二是太湖石产在南京南,所以叫南太湖;灵璧石产南京以北,叫北太湖。三是太湖石产自水里所以叫水太湖,灵璧石产自山里所以叫旱太湖。

三个人的观点坐实了“灵璧石是太湖石之旁支”,但是他们的观点与事实严重不符。

这时候,一个关键性的人物出现了。他叫陈瑞枫,号石人,大学文化,上海人,1928年生于江苏,中国第一个赏石协会“上海市爱石协会”的创会会长,曾任上海山源艺术品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文风石藏馆馆长、《上海观赏石精品选》主编、上海观赏石协会名誉会长、中国收藏家协会石文化事业委员会副主任等。陈先生长期活跃在赏石艺术界达50年之久,创办了"文风奇石藏馆",以灵璧石、雨花石及矿物晶体为主,收藏各种天然奇石万余方,是对中国赏石文化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人物。他提议:请来自灵璧石原产地的孙淮滨先生讲一讲,并介绍了孙老“安徽省文史馆馆员、灵璧县文化馆馆长”等身份。

孙老开始关注灵璧石,始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当时,受国际形势影响,中日关系向好发展,特别在民间互动和经贸往来上,表现尤为活跃。而这个时期,恰恰也是日本赏石的巅峰时期。日本人赏石,源于中国唐代,也是几经兴衰,基本流传于权贵阶层。在近代,二战之后随着国民经济发展,日本赏石活动日趋蓬勃,他们于1962年就举办了全国性首届盆栽水石展,并成功嫁接1964年东京奥运会,作为活动一部分举办了盆栽水石展,引起全世界广泛关注。鼎盛时期,日本观赏石爱好者达200万人,各种赏石社团组织近500家,可谓开一时之极。

一次,某日本友人来安徽考察文房四宝事宜,向安徽省文化部门石古风先生打探灵璧石的讯息,石先生当即拨打电话找到灵璧县文化馆孙淮滨先生了解有关情况。当时,孙淮滨先生正在研究黄宾虹先生主编的《美术丛刊》,注意到每期都有专门介绍各部石谱的文章,特别明确了《云林石谱》在中国赏石史的崇高地位。《云林石谱》作为赏石经典古籍,是唯一收录大清《钦定四库全书》的石谱,其专业性、权威性、指导性,可想而知。

人与石头的关系,自古而今乃至永远,都是密不可分的。而历朝历代皇家贵族、文人墨客崇爱石头,除了惊叹于其形态之瑰丽惊艳之外,概取意其坚贞永固且能镇邪纳福。《四库全书》由乾隆组织、钦定,耗时13载完工的浩大文化工程,它的每一个字都不是随意增删的,都要体现出皇家的高度和规矩。《四库全书》收录宋人杜绾编著的《云林石谱》,更绝非一时兴起或敷衍官差。其一可能因为乾隆确实喜欢石头,也认同石头在中国传统文化体系的功能和作用。其二可能是《云林石谱》自身的客观性、科学性和准确性得到了乾隆和其他官员、学者的认可。这种认可,既是对学术的,也是对艺术方面的,当然也包括对排序方面的。116种石头,在等级如此森严的封建帝制王朝之下,如果说是随意排列或“按姓氏笔画排列”顺序,则显然不合客观。它中间必然有一个规矩,乾隆接受的,更大意义上可能是这种规矩。

当代,为什么会在中美元首茶叙国是的重要场所,选择灵璧石晋供建福宫?为什么十几年前选择灵璧石晋供中南海?这是一般意义上的园林、场馆吗?显然不是。诗人、画家可以随意描摹这个世界,但是,这个世界从来不是一个随意的世界。

在研究过程中,我们注意到:太湖石位列《云林石谱》之四,古称“平江太湖石”。太湖石美轮美奂、特点鲜明,极嵌空婉转之能事,筑疏云漏月之意境,立可成供,垒可成山,颇得文人雅士之青睐,更为大匠造园之俊才。 

太湖石与灵璧石有很深渊源关系,在美学要素上也有很多相近相似相通之处,但是灵璧石确实不是太湖石或太湖石之分支。孙淮滨先生手抄精研过每一部可查的中国古代石谱,并对《美术丛刊》内每一篇关于赏石的评论进行了深入析,形成了深厚的赏石理论基础。在论坛上,孙老对灵璧石相关问题进行了有理有据的客观阐述,并得到了与会人员的广泛认同,三位教授也诚恳地表示自己的观点有误。之后,苏沪地赏石著书立说写文章,一般都采用灵璧石第一的排序。

这中间还有个插曲。本来论坛计划通过这次活动和学术交流确定的“四大名石”是太湖、昆石、英石和雨花石(亦称“四大传统名石”),没有灵璧石的事儿,当然主办方立于江苏,振兴当地石种的愿望是积极的、正当的,这个应坦然看待。不过,经过论坛探讨交流,与会人员形成了一个共识:灵璧石是无论怎样都不能轻忽的一个石种,于是就以灵璧石替换了雨花石,这也体现出老一辈赏石家的胸襟坦荡。后来苏沪地区赏石圈的表述,有把太湖石排在四大名石之首的,也有把灵璧石排在首位的,这个应该说无关紧要,大可不必为这个位次争得面红耳赤,毕竟灵璧太湖属于两个石种,各有各的美好。

了解,苏州赏石大家陈金根、包建忠等对灵璧石的痴爱,不弱于任何灵璧石属地的朋友,他们是真爱;另外,我也注意到苏州很多园林,登堂入室、正殿高供的石头往往都是灵璧石。这种爱戴和尊崇,自问我们能做到吗?通常,观赏石无论独立还是堆砌,一般都是为了置景造园,点缀、装饰园林。而天津宝成园、渔沟天一园、苏州静思园、合肥紫蓬山公园、灵璧县灵璧石文化园等等,都是为灵璧石而专门建设的大型景点游园,普天之下,何有二至?珍惜吧、知足吧!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浮生一梦。吾曹身名俱灭,江河万古长流。近些日,我时常会厌倦于视听,甚至陶醉于不思不想,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光。而唯一能把我从这种状态捞出来的,是依然对于灵璧石的热爱。我爱灵璧石,是奔着隐含在形态音质之上的“真善美”意蕴去的。我半生赏石,唯一能称得上感悟的,就是“形神兼备,得意忘形”八个字,这算我对于中国赏石文化的感恩和反哺吧。本来“天下第一石”的渊源论证,与赏石艺术自身关系不大,相对于赏石艺术,是一个低层次的问题。人议灵璧石是否天下第一石,石笑人真是天下第一无聊人。世界上那么多美好事物,都是上苍精心设计制作,用来德育人类、智育人类、美育人类,以至于把盘踞人类灵魂深处的愚昧、丑恶和虚伪慢慢销化。

苟设一问,《论语•新篇》曰:灵璧石何以谓之灵也?------大美虽然不言,吾侪当能听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