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媳妇儿

发布日期:2019-10-09    信息来源:  浏览人数:20

韩英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我们皖北地区农村来了许多云南媳妇。

那时候,我们这儿还很穷,加之性别比严重失调,所以偏远农村家庭经济困难,或者有些生理缺陷的男人是讨不到媳妇的。这就给了一些丧心病狂的人贩子提供了可乘之机,他们利用人们愚昧无知,法律意识淡薄,采取各种手段,大量从云南,四川,贵州等偏远山区,欺骗一些姑娘,带到我们安徽境内,再以“高昂”的价格卖给当地农民作媳妇。可怜那些姑娘,有的正当二八芳邻,有的还不到十四五岁,最大的也不过二十多岁,被卖给一些大她们几十岁的大叔,或者卖给一些有生理缺陷的男人。

我记得,我们一个小小的不到二百户的村子,就非法买了不下于二十个云南姑娘。她们也逃跑过,也反抗过:她们也有疯了,也有残了,但是最后不得不认了命,屈服于无知与愚昧的淫威,做一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生儿育女,繁衍生息,这里没有爱情,甚至没有感情,没有人性!这是时代的悲哀!每次想到这些,我的心都在颤抖,这给我美好的童年记忆里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特别是我的邻居,也是我的远房小奶,让我每每想起,眼里都会闪动着泪花。

    那是八十年代的事了,我当时还在本村的中学读初中。有一天中午放学,看到妈妈做了很多菜,而且还做了米饭,就非常高兴,因为那时只有家里来了客人才能做米饭吃。妈妈神秘地对我说:“你小爷买了个云南的女人,还是个孩子,喜欢吃米饭。待会请她来咱家吃顿饭,你小孩子家,吃饭时可不要乱说话哦”。饭做好了,妈妈就到邻院去了一趟,不多时,我看到小爷(我们这儿对爷爷辈的称呼)低着头,走进我家来,后面果然跟着一个小姑娘。那个姑娘看起来也不过十四五岁,瘦小而单薄,皮肤黝黑黝黑的,但是眉眼间却透着几分机敏与灵气,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子。她神情戚戚地坐了下来,大家都客客气气地招呼吃饭了,她却突然哭了起来。我当时不知咋回事,很讨厌妈妈的多事。就听妈妈说“:别哭了,哭有啥用呢?快吃饭吧。你看在我们这儿多好,天天都吃大米饭,比你们云南好吧!要是你家饭菜不好吃,就到我家来,我做给你吃。你看咱叔对你多好,就在这安心过日子吧。”然后就听小爷在一边闷声闷气地说:“我可是花了500元钱把你买了的,要是不愿意,就还我钱。”我这才意识到,又是一个被拐卖来的云南女孩,心中突然对她充满同情。

    有一天,天刚蒙蒙亮。我和母亲还没有起床,就听到父亲走到母亲床前急急地说:“快起来!快起来!蛮子(我们这儿对云南人的称呼)被吊起来打了,你快去看看,打得可怜,好歹去说几句好话,把她给放下来。”母亲立即坐起来问:“怎么了?为什么又打她?”“听说昨天晚上跑了,没有跑远,在麻地里钻了一夜,早晨被逮到了,要狠狠得教训她,让她下次不敢再跑,老老实实得呆着。”母亲急忙披衣下床,我也迷迷糊糊得跟着就跑了出来。

跑到小爷家,只见那个小女孩被麻绳绑着双手,吊在屋梁上,小爷手里拿着皮带,恶狠狠地说:“我可是花了500块钱把你买来的,想跑?我把你的腿打断。”说着,又狠狠得抽了几下,小女孩嚎啕大哭。这时,母亲不顾一切冲了过去,不容分说夺下小爷手里的皮带。然后把小爷拉到一边说:“你别打她,她还是个孩子,想家了,怪可怜的。你就哄哄她,以后还要过日子的,要是被你打寒心了,以后还咋过日子?你没听说谁谁家买来的女人被打得都疯了,你对她好点,她就会安心跟你过日子。”于是,那可怜的女孩便被放了下来。瘦小而无助的女孩蹲在地上,像个小鸡子,只管哀哀的哭。因为她在麻地里钻了一夜,浑身全被露水打湿,胳膊上,脸上都是一道道划伤的红印,头发也湿漉漉的,还粘着许多黄色的碎麻花。别人家的事情,我们也不能管得太多,我和母亲一路默默地回家,虽然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在暗暗地流泪。

    这件事过后,又安安静静地过了一段日子。他们也正式成了亲,母亲说,虽然她年龄和我相仿,但是从此,我应该喊她小奶。

    有一天中午,我刚放学到家,小奶就匆匆跑来找我。她把我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我找你给我办件事,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然后,她迅速的从裤兜里掏出一团纸,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封信,而且全部是英文。她对我说:“我和家人联系上了,这是我的同学给我写的信,我看不懂,想让你给我读读。”我一看,天哪,我那初中英语水平,哪能看懂那个信。我就说:“不行,我也看不懂。要不,我拿去找我的英语老师给翻译一下。”“人家愿意吗?”“肯定愿意,我的英语老师很好,而且对我也好,”我肯定地对她说。她又不放心地叮嘱我几句,千万不能告诉别人,要是被发现就坏了,又要被狠狠地教训一顿,然后才满腹心事地回去了。可是,我还没吃完饭,她又匆匆地跑来,颤抖地对我说:“那信你还是给我吧。我不看了。你可千万千万不要对别人说啊。”我看着她吓成那个样子,只好把信还给她。

    又过了一年多,那时我已经到外地上学了。暑假回家时,她已经有了孩子,人也安静了许多,只是经常看到她一脸茫然地站在那儿发愣。有一天中午,我在屋里觉得闷热,就到院外的大槐树下坐一时。不知啥时,她默默地坐到我跟前,和我一起仰头看着头顶的树叶,她静静地说:“你命真好。生活也好,学习成绩也好,以后还能嫁给一个喜欢的人。”我那时不是多懂感情的事,但是却很同情她的遭遇。我就问:“你那云南不好吗?”她凄凄地说:“我们那儿很穷,我家住在大山里,连水都缺,每天都要到很远的山外去,爬过很多山路去担水回家。我很小的时候就上山砍柴,背着一大捆柴爬山。你看,我这颗门牙就是在山路上背柴跌倒喀掉的。”是啊,她是缺了一颗门牙呀,她刚到我们这儿时,大家都说,这女孩子长得真俊,就是缺了一颗门牙。我沉默地看看她,她低头看着地,一脸悲戚。过了一会,她又抬头对我说:“你知道吗?他考上大学了。”我莫名其妙地问:“谁?”“就是那个同学呀,原来给我写信的那个,英语信,你忘了吗?就是那天我交给你的英语信”。哦,我记得的,我看到她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泪光,我不敢说话了。她说:“我们一起上学放学,我们成绩一直都很好,说好了一起上大学,可是后来家里太穷,我们那儿对女孩子又不重视,初中毕业我就跟着别人出来挣钱,那个骗子是我们邻村的,说要带我们出来挣大钱,谁知会是这样。他现在考上大学了,竟然还记得我,还经常给我写信。”她说着说着泣不成声,我一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安慰她才好。

    这时母亲走出来喊我回家,还狠狠得给我使眼色,我不知何故,就忙着跑回家。母亲严厉地对我说:“以后尽量不要和她在一起。这个孩子早晚要跑掉,要是她万一跑了,她家人会怀疑我们的,咱也帮不了她,就不要多事了。”母亲说的也有道理啊,邻里之间的关系也是很微妙的。

    于是后来,我们就渐渐和她疏远。只是后来又听说她和家里经常写信联系了,而且有了孩子的女人,也便死心塌地的在这过日子了。

    后来,她就渐渐的,慢慢的在我们心中淡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