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园子

发布日期:2019-09-30    信息来源:  浏览人数:345

游传化

说起戏园子,大家一定会想到现代灯光设备齐全的剧场或电影院,可对戏园子,估计就有些陌生了。昔日的戏园子沉淀着浓浓的乡愁,写满沧桑的岁月,背负着厚重的历史,已渐渐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

解放前,我们游集镇上有一家不大不小的戏园子,是镇上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方。当年戏园子是怎样一个热闹繁华景象呢?听说李志景老先生从就小生活在戏园子旁边,今年已经八十六岁。近日我带着好奇走访了李老先生,以期勾勒出戏园子当年的音容笑貌。

李老先生很清瘦,却精神矍铄,比起实际年龄显得年轻许多。寒暄过后,说明来意,李老先生越发精神了,立刻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讲开了。

他出生在戏园子旁边,从小就喜欢听戏,可以说是在戏园子里长大的。说着说着李老先生来了兴致,起身抬脚,嘴里哼着演员出场时的节奏,走起了台步,那一招一式显得那么轻盈专业。

李先生接着说,解放前这里的戏园子是镇上的名流绅士共同出资兴建的,就在街道中心位置,是个占地约有四五亩的大园子。戏园子四周用土墙围着,门口设一间卖票的门楼,戏台设在园子中间偏西,坐西朝东全是用木料搭建而成。戏台子长宽分别约有五六米,上置紫红色布棚。台上有红绿两道幕帷,两端上方分别写着“出将”和“入相”的字样。台子两旁的木板上用显眼的紫红漆写着一副不知道谁编的十分幽默风趣的戏联,上联是:愿看则看,愿听则听,听看自愿;下联是:说好就好,说歹就歹,好歹任评。戏台子前台两边往里伸得很深,这里是鼓板、琴弦等伴奏人员坐的地方。演戏的时候,这个地方用白纱帐幕遮挡着,看戏的观众一般看不到这里,但他们却能看到演员的一举一动,因此演员(特别是陌生演员或打炮走场的演员)登场开唱之前先要用台步走到这里,左脚脚尖翘起,双手禀揖先拜鼓板老师,后拜琴弦师傅,再拜列位武场,然后谢步回首方可开口演唱。否则则被视为不懂规矩的“凉胡子”,伴奏的乐师们一定会在演唱期间让他跟不上“板眼”。前面的紫红帷幕是演员准备出场的地方,后面的绿色二幕属于后台,是演员的化妆间和休憩换人的场所,里边几个化妆台一字排开,演员都穿着华丽的戏服,脸上画着色彩斑斓的脸谱。后台两边摆放着一个个大戏箱。说到戏箱子,老先生特别强调,戏箱子讲究很多,分为大戏箱、二戏箱、三戏箱……每个戏箱子里的服饰都有严格讲究,不可乱放,如大戏箱要放王帽、相纱、帅貂、头铠、凤冠;二戏箱放着蟒袍、官衣、褶子、摆巾等等。再说每个戏箱子除了丑角演员(丑角也称”小脸子“或”小花脸“)可以随便坐外,其他演职人员不得随便坐在戏箱上。为什么丑角有如此高的地位呢?说到这里还要说一个典故,相传唐明皇是唱戏人开山鼻祖,他多才多艺,史书上说他“性英武,善骑射,通音律、历象之学”,“性英断多艺,尤知音律,善八分书”。在这诸多的才艺中,他成就最卓越的应该说是音乐,但最享盛誉的却在戏剧方面。旧时戏剧界,即梨园行,认为唐明皇对戏曲有开山之功,所以尊奉他为行业神和祖师爷。解放前,旧戏班都设唐明皇神位,遇年节庆典或收徒谢师都要礼拜祭典。“梨园”二字是由唐明皇教习训练歌儿舞女的梨园而来。据说唐玄宗在“梨园”戏班,喜欢扮演丑角,凡是有丑角可演,他总要上台试一试。贵为一国之君,在台上扮演丑角有失君威,玄宗于是特意在脸上挂一个小白玉片用来遮脸。后来的丑角演员就效仿唐玄宗,在脸上勾画出一个类似白玉片的白粉块儿,慢慢地,就演变成了戏剧舞台上的丑角脸谱。所以,丑角在戏班里是非常受尊敬的,大家都认为,尊丑角便是尊皇帝,旧时戏班演丑角的演员因此地位最高。

戏台子后端两边各有专供演职和后勤人员走上走下的木制爬梯。

戏台前面是一片空旷的露天场地,前两排设有桌凳,上有瓜子茶水,是地方名流绅士品茶赏戏的位置。后面十几排都是用长条木片订制的简易座位,再往后便是一片空地,供不买票的观众在即将结场时或者中途放进来人员的站位。(行内的人来看戏,无需买票,只需到把门的跟前双手抱拳说道“师傅辛苦了山上人”即可进去),戏园里左右两边分别是黑白两棚(黑棚里卖吃的喝的,白棚里卖用的玩的)。

解放前,戏园子是人们的娱乐场所,也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商业之地,更是人们忙碌一天后的休闲所在。这里常常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可以说是台上唱戏热热闹闹,台下集市熙熙攘攘,特别是晚上张灯时节,只听“辣汤、烧饼、狗肉、糖人、馃子、瓜子”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夹杂着观众“嗨嗨”的叫好声和孩子们的嬉闹声,更增添了热闹的气氛。台上灯火辉煌,台下灯光点点,交相辉映,满天星星都显得黯然失色,况且大家都忙着看戏聊天,或流连于琳琅满目货摊和小吃摊,谁还有心思和闲情去管天上星星的繁疏呢!

说起演员表演,李老先生更加兴奋。他六岁就跟着爷爷在戏园子看戏,常常偷跑到后台看演员化妆和练功,一天三场戏他场场不落。那时候外地来的戏班子都要挂牌(大都要挂有点名气演员的牌子),他逐个模仿主角的唱法,有时回到家里学着演员的动作和唱腔来上一段,让家人开心。李老先生对戏园子可以说到了痴迷的程度。

接着李老先生聊起了戏曲里的人物角色来。他说,戏曲有生、旦、净、末、丑等五个行当,每个行当又细分为好多种。

生行指男性角色,分为老生,小生和武生。老生一般以唱工为主,也有一种做工老生,专以念白和表情见长。另外,有些唱做之外还注重兵器武打的老生,叫文武老生。小生指青年角色,又细分为巾生,穷生,官生等。

旦行,指女性角色,按年龄分为老旦和小旦;按性格分青衣和花旦;按武功可分为武旦和刀马旦。

净行,也叫花脸,我们这里也称”红头”“黑头”和“大花脸”。因为脸上涂抹大量颜色,是性格与相貌有特点的男性角色,也有红色为“忠”白色为“奸”之分。

末行,我们这里专指扮演黑须的中年男性。

丑行,“丑”指相貌丑陋的人物,一般在鼻子处沟画一块白,所以叫“小花脸”。丑主要分“武丑”,“文丑”和“一般丑”三种。武丑是会武艺的丑角,又叫“开口跳”。这是因为武丑擅长念白和跳跃之故。文丑是不会武艺的丑角,常常是滑稽可笑的人物。年老诙谐的人物为“老丑”。“彩丑”一般指年龄较轻的,扮相特别夸张的女性丑角。

说到唱戏的功夫和戏园的行规时,李老先生又站起来,用手比划着:唱戏可是一门真功夫、硬功夫,唱念做打、手眼身段,一招一式可都是经年历久形成的。那些传统套路、风格、韵味经演绎积累为固定模式,为世人所认同。观众戏迷们见得多了,自然具有一定的欣赏、辨别演员功夫深浅的水平和能力。如果演员功夫不到家,演出漏洞破绽一出现、观众就会说演”扒“了(行话演砸了的意思)。一定会满街上品头论足。俗话说得好,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就是这个道理。

关于戏园子的行规,除了上面说的演员和生人不能随便坐戏箱子外,演员最基本的三大款忌讳是:一误场,二误事,三砸锅。演员从早上练嗓一直到晚上登台演唱都要禁忌出口说“虎、梦、狼、牙、龙、伞、更、象”八字“犯快”(“放快”)。例如后台说“伞”,意味着戏班要散(伞);说象棋就是“别象眼”、“别马腿”,意味着演出不吉利;下象棋时“你走”、“我走”、“红先走”、“黑后走”等话寓意不祥。这是戏场上的祖规大忌,说了就不吉利,师傅和班头就要拉杆抽打。过去戏班里,要敬祖师爷,对神、对人、对动物也要烧香祭拜。旧时戏班里还要敬奉“五仙门”。戏班子里的一切人员都忌讳触犯“五仙门”——狐狸、黄鼠狼、刺猬、蛇、老鼠。凡是进后台的人员,谁也不准说“五仙门”的原名,只能称胡三爷、黄少爷、白五爷、柳七爷、灰八爷。一般也根本不许正眼看它们,否则,戏台就不得安宁,表演难以进行。旧戏班对把子、砌末(道具)也要烧香磕头。演什么戏要对什么道具顶礼膜拜,舞台上使用的兵器,如鞭、杵、刀、棍、枪等都禁忌随便乱动,上场前都要给这些兵器行礼,名曰“祭刀”、“祭叉”、“祭砌末”等,否则,台上要出事故。不遵从这些禁忌的人就不能吃唱戏这碗饭,要受到责罚。另外旧社会新建的戏楼、戏院、会馆、庙台等,首场演出的戏班,都要举行“破台”的祭礼。如果演戏时出了大事故,死了人,也要破台。戏业人称台口朝南、朝东的戏台为“阳台”,朝北的为“阴台”,朝西的为“白虎台”。俗话说:“要想发大财,最忌白虎台。”所以,凡是台口朝西的“白虎台”,戏班内会出现吵嘴、打架的事;或者演文戏出错,演武戏伤人;甚至使戏演不下去。所以直到今天懂规矩的剧团出门演出,舞台也不会面西而搭。最后一条除鼓板师外,其他人员忌坐“九龙口”。戏谚曰:“九龙口,不准坐,服装穿破不穿错。”九龙口即打鼓板的座位。从开戏至散戏,打板鼓者始终不得离开。如有事离开,也必须等替者来了,才可起身。

解放后,这些行规大都废除了,戏园子也被改成宣传社会主义思想的阵地。八十年代初期,文化市场逐渐开放,镇里便开始有了电影院,于是又重新成立梆子剧团,也热闹了好长一段时间。再后来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收录机、电视机逐渐进入老百姓家庭,古老的传统戏曲又一次失去了绽放的舞台,演员因难以维系生活,只得改行另业。

李老先生最后满脸惋惜地说,前两年,我们镇上几个老年人自筹资金,购买了服装和道具,开办了夕阳红梆子剧团,排练了《打金枝》、《小姑贤》等传统剧目,演出了数场,很受农村老年人的喜爱。但后来由于资金不足,演员嫌待遇太低,又缺乏年轻演员,不得不放弃,直到现在他家里还存放着好多箱戏衣和道具呢。

是啊,如今戏园子真的老了,就像镇上当年的老演员一样,一个个不经意间悄然离去,戏园子和戏园子曾经发生的故事也不可避免地隐没在历史的尘烟中。昔日戏园子热闹的景象和在百姓生活中扮演的举足轻重的角色,也只能从文字和影像资料中寻找了。